颜雨汐来得确实晚了,她自己心里也清楚得很,但是这件事情不受她的控制。

  颜家对她隐藏了相关的消息,报恩这种事不是不能做,但是金丹庆典也很重要。

  说得更难听一点,冯君是对松柏峰有恩,但是颜家也不欠他什么,替魂人偶说拿就拿出来了,而且他是身陷虚空,能不能回来还两说呢,在这一点上,颜家也帮不上什么忙。

  所以颜家还是有子弟在关注白砾滩动向,不过没必要为此耽误颜雨汐的庆典。

  松柏峰原本还想着,过一段时间让颜雨汐来一趟,也就可以了,哪曾想冯君消失得突兀,回来得也快速,仅仅用了三个月,就从虚空归来了。

  颜家没有办法,只能让颜雨汐带了礼物,前来白砾滩拜访。

  不过冯君哪里是那种计较的人?他也不习惯让别人帮自己出头,能在他失踪的时候保持克制,这就很好了,至于他跟松柏峰的关系不错?拜托,人情归人情,生意是生意。

  所以他不想收颜雨汐的礼物,说咱们有合作条款,没有守望相助条款,按约定执行就好。

  但是颜雨汐深感歉疚,说你们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我没有在,如果你不愿意以这个理由接受礼物,那就当我松柏峰庆贺你从虚空中安全归来,这总能收了吧?

  冯君还是没有要,说你这礼物实在太贵重,要不这样,我回头需要采买一点材料,你颜家帮我购买一下就好,你看如何?

  颜雨汐实在没有办法,也只能应承了下来,又聊了一阵,她见冯君没什么谈话的兴致,于是起身告辞,临走的时候还不忘记表示:若是发现幕后凶手的话,记得通知我颜家一声。

  这就是要主动出手了,不过也没办法,现在是松柏峰对白砾滩有所求,那么在相关事宜上,必须要表现得主动一些。

  冯君想要回去继续推演,这次却是被颐玦真仙拦住了,她的念头降下,“这两天你在推演什么,那个消息还要不要我帮你打听了?”

  冯君想一想,觉得主动说清楚也好,于是表示,“我回去思考了一下,也舍不得放弃,现在在推演一种望气的阵法,一旦成功,我可以通过阵法找到那个东西。”

  “咦,这么好玩的事情,怎么不通知我?”人影一晃,颐玦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,“推演那东西,是什么原理?”

  “拜托,在我的庄园里,你多少给点面子,不要动不动就瞬移好不好?”冯君无奈地摸一摸额头,“这个原理嘛,就是‘逆天气息’……多的我也就不便说了。”

  “懂了,”颐玦瞬间秒懂,“逆天之物的气息,天机遮蔽都遮蔽不住,所以才会被你发现,这条思路很好用……不过你的修为会不会低了点?”

  “这话我爱听,”冯君的脑中蓦地冒出一股意识来,赫然是大佬传来的,“这颐玦比你强得不是一点半点啊,就算不说修为,人家的思路也比你敏捷。”

  “你这是……膨胀了吧,”冯君心中默念,摸出一根烟来点上,“不怕被发现了?”

  “光许你提升,还不许我提升了?”大佬得意地回答,然后顿一顿,“呃,还是被她察觉到一点……不该念她的名字。”

  颐玦皱一皱眉,疑惑地左右看看,然后发过来段意念,“好像有人窥视,你感觉到了没?”

  她已经听他说了,在逸云遇袭的时候,他有明显的警兆,所以愿意跟他商量一下。

  “这个……是我师门的一种手段,”冯君笑一笑,“这一点你就别问了,是真的不能说。”

  颐玦顿时放下心来,她侧头想一想发话,“你的师门……能外聘客卿不?”

  冯君听得顿时就愣了,“你这是……跳槽有瘾?”

  颐玦真不是跳槽有瘾,她只是遇到有趣的东西就想琢磨,而冯君身上有趣的事情太多了。

  两天之后,冯君完成了自己的推演,相关的材料也划分了出来,除了他已经有的,分了四个部分出来,分别交给松柏峰、颐玦、赤凤和太清帮忙收购。

  当然,收购的材料,不仅仅是这次需要的东西,反正多加一些防止对方逆向破解,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
  十天之后,材料准备得七七八八了,皇甫无瑕却跑了过来,不高兴地发问,采购东西明明是天通的特长,你为什么要交给别人?

  我对天通的服务态度很不满意,冯君很干脆地回答——不是昆浩的天通,而是天琴天通。

  “那你没必要拿昆浩天通出气呀,”皇甫无瑕黑着脸表示,“我一直都很配合你,这个没错吧?我们帮你采购不行吗?”

  冯君摇摇头,淡淡地回答,“既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蹭出个综艺男神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