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琳听到了寇季的话,脸上流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。

  若是寇季真的只是传一个口信,就能让种世衡三人偃旗息鼓。

  那汴京城内的掌权者,有九成都会害怕,其中就包括他陈琳。

  种世衡等人在军中的时候,对寇季言听计从,那是因为掌控着对他们的生杀大权,寇季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军令。

  如今种世衡等人已经脱离了军中,并且已经封了王。

  等级虽然比寇季次一等,但也仅仅是名誉上,不参杂任何权力。

  若是在如此情况下,种世衡等人还能对寇季言听计从的话。

  那就可怕了。

  寇季见陈琳一脸尴尬,哈哈一笑,“你放心,以他们如今的身份,不可能对我言听计从。所以要劝诫他们收手的话,只能亲自去找他们。”

  陈琳闻言,脸上的神色就尴尬了。

  “种世衡在自己府上,他叔父刚从太原过来,他这几日正在陪他叔父。朱能和高卫昭两个人赖在户部衙门,就在户部衙门的班房里。”

  陈琳快速的将种世衡三人的行踪告诉了寇季。

  寇季略微沉吟了一下,道:“那就先去见一见种世衡。”

  陈琳一愣,愕然道:“不先去找朱能和高卫昭吗?他们两个现在惹出的麻烦最大。”

  寇季瞥了陈琳一眼,淡淡的道:“但种世衡才是他们三个里最难对付的。只要种世衡收手,我就算不去见朱能和高卫昭,他们也会有所收敛。”

  寇季简单的解释了一句,不等陈琳再开口,就起身离开了书房。

  陈琳赶忙跟了上去。

  寇天赐一个人被孤零零的留在了书房。

  不过寇天赐并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,反而继续将目光投在了铺设在书桌上的造船图上。

  寇天赐以前没了解过海,也没了解过海船,甚至连海都没见过。

  所以在寇季最初让他去接触造船图的时候,他兴趣并不大。

  但随着深入了解,寇天赐才发现了造海船是一件十分有趣的事情,也了解到了大海是一片一眼望不到头的水域。

  在海里,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海产,也埋藏着许多数值不尽的宝藏。

  龙图阁里的典藏卷宗中记载,海里住着庞大到难以衡量的鲲。

  寇天赐特地请教过寇季,也旁敲侧击的从刘亨口中得到了一些海上的消息。

  寇季告诉他,大海里没有鲲,但是有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  寇天赐对此十分好奇,他想到海上去看看。

  寇季告诉他,想要出海,就必须先熟悉船。

  寇天赐现在就在熟悉船,以及寇季提出的将一些火器应用到船上的可行性。

  就在寇天赐在府上仔细研究造船图的时候,寇季和陈琳已经出了寇府大门。

  府上的马夫早已备好了马车,披甲持刃的侍卫,站在马车两旁。

  寇季和陈琳上了马车,在侍卫们护送下,赶到了种府。

  种家如今虽然是将门,但府上布置的十分典雅。

  站在种府外,就能清楚的看到种府院墙上冒出的片片绿叶,隐隐还有淡淡的花香飘荡在空气中。

  寇季派人通禀了一声,种世衡亲自赶到了府门口相迎。

  权贵之间,除非是交情特别深厚,不然不适合登门闯府。

  派人前去通禀,是表示对府主的尊重。

  府主亲自相迎,表示对客人的尊重,同时也能彰显出客人身份的尊贵。

  寇季在种世衡的恭迎声中下了马车。

  冲着种世衡还礼以后,就忍不住感叹道:“身份高了,礼数也就多了……还是以前痛快……”

  种世衡一边迎着寇季入府,一边哭笑不得的道:“我们豁出性命拼了半辈子,求的不就是这个吗?

  若是一点礼数也没有,那跟平民百姓有什么区别?”

  言外之意,礼数就代表着他们与众不同的身份。

  寇季笑了笑,没说话。

  他心中虽然有人人平等的观念,但在这个阶级鲜明的时代,他不得不做出让步,顺应时代。

  不然,他就会被时代当成异类,排挤在外。

  也会被这个时代所有人,一起推进坟墓。

  就像是新朝皇帝王莽。

  在一个世家大族把持天下的时代,推行一套跨时代的政令。

  最终的结果就是世家大族携手将他推进了深渊。

  汉光武帝刘秀,是天命之子不假,可他能够强势崛起,再兴汉室,离不开世家大族的支持。

  若无世家大族支持,刘秀想要再兴汉室,估计只能祈求苍天。

  寇季在种世衡引领下,入了种府。

  一进院子,就看到了密密麻麻的人影。

  有的是种府的人,穿戴着种府仆人特有的黑衣。

  也有的不是种府的,他们拖家带口的站在种府的院子里,等待着种府的管事安置他们。

  寇季略微扫了一眼,对种世衡笑着道:“这才短短几天,你就搜罗到这么多人手了?”

  种世衡闻言,笑容灿烂的道:“这还只是一部分……”

  看得出,他对自己搜罗到的匠人数目和匠人质量很满意。

  寇季感慨道:“那可是大丰收啊。”

  种世衡笑容更灿烂。

  寇季幽幽的道:“只是光盯着汴京城薅,是不是有些不太妥当?我大宋各地皆有匠人,其中不乏能工巧匠,你完全可以从我大宋各地搜罗匠人,没必要只搜罗汴京城里的匠人吧?

  你也是担任过三军统帅的人,应该明白。

  一营抽一个兵,对军中的战力不会有半点影响。

  可一营抽一百个兵的话,军中的战斗力就会大大下滑。

  你若是从我大宋各地搜罗匠人的话,对我大宋不会有半点影响。

  可你只从汴京城搜罗匠人的话,那汴京城往后很长一段时间内,将会现如无匠人可用的地步。”

  种世衡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敛,盯着寇季道:“招募匠人,可是你提点我们的。”

  寇季翻了个白眼,“可我没让你们只盯着汴京城薅啊?官家直到现在也没找你们麻烦,那是看在你们对大宋有大功的份上,容忍着你们。

  你们还真以为官家奈何不了你们?

  任由着你们胡闹?

  官家要是发了火,你这个王爵是怎么得的,就得怎么还回去。”

  种世衡表情生硬的干笑道:“没……没那么严重吧?”

  寇季没好气的道:“官家家大业大,治下的百姓多达数千万,其中匠人恐怕多达百万之数。

  你招募一两千带走,官家根本不会跟你计较。

  毕竟,跟你对大宋的功劳比起来,那点匠人根本不算什么。

  可你招募匠人就招募匠人吧。

  总是从官家眼皮子底下招募是什么意思?

  觉得官家好欺负?

  你不给官家留脸面,官家能不火?”

  说到此处,寇季狐疑的盯着种世衡,“你又不是什么蠢人,这种道理你不会不清楚。你是故意在触官家霉头,还是说你当了几天郡王,觉得郡王没意思,打算给官家还回去?”

  种世衡撇着嘴,“道理谁都懂,可是时间不允许。官家就给了我们一个月时间收拾东西,一个月以后我们必须离开。

  所以我如果派人去大宋各地招募匠人的话,根本来不及。

  所以只能冒着风险在汴京城大肆招募匠人。”

  寇季瞥着种世衡道:“现在来不及招募,可以陆续补充。你去东阳的路上,也可以沿途招募。”

  种世衡往身后瞧了一眼,见陈琳规矩的待在他们身后很远的位置,便凑近了寇季,压低了声音道:“沿途我想招募一些百姓带上。到了东阳以后,我会吩咐部曲和旧部将他们训练成兵马。

  常言道: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。

  在没有彻底掌控东阳前,我可不会用倭人为卒。

  你难道就不想招募一些百姓带过去,训练成兵马,镇压韩地?”

  寇季瞥了种世衡一眼,不咸不淡的道:“宝庆公主和天赐马上就要成婚了,官家赐了三千甲士当陪嫁。

  三千甲士,再加上我们王爵可以配备的侍卫两千,再加上我府上的部曲、旧部。

  勉强能凑七八千人。”

  种世衡听到这话,羡慕的眼珠子都在发红。

  无论是赵祯赐下的甲士,还是寇季正在挑选了侍卫,以及寇府上的部曲、旧部,都不是弱者。

  他们凑在一起,立马就能拉出去打仗,根本不需要训练和磨合。

  寇季再随便凑一凑,一支万人规模的兵马就出来了。

  在刨去火器的情况下,他们的战斗力必然不弱于大宋同等数量的禁军。

  在兵马已经被扫除干净的韩地,一万战斗力彪悍的悍卒,足以让寇府快速的掌控韩地。

  种世衡有些泛酸的道:“七八千人而已,分配到了高丽各处,也没多少人。”

  寇季笑着道:“所以我打算回头去信给狄青,让他将静塞军的兵营挪一挪,尽可能挪到鸭绿江边上。”

  种世衡咬牙道:“狄青纵然将静塞军兵营挪到了鸭绿江边上,也不可能率军进入到高丽帮你。”

  禁军如今是大宋最重的公器。

  除非大战,不然不能轻易调动。

  更不可能公器私用。

  所以狄青就算将静塞军的兵营挪到了鸭绿江边上,也没办法率军进入到高丽去帮寇季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北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蹭出个综艺男神只为原作者圣诞稻草人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圣诞稻草人并收藏北颂最新章节